:::
聖人傳記 教區中心 - 教會新聞 | 2021-08-27 | 點閱數: 124

8 月 27 日 聖婦莫尼加( St. Monica )

322-387 已婚婦女主保,家暴受虐者主保


聖婦莫尼加是聖教會歷史上有名的賢妻良母。她是偉大聖師聖奧思定的母親,生於三三二年,出生地是北非坦迦(迦太基近),父母都是教友。莫尼加自幼由一位很嚴厲的保姆教養輔導。那保姆禁止莫尼加在進餐以外的時間飲水。她說:「現在你飲水,沒有甚麼關係,你長大了,管理酒窖,那時候你可能隨時取酒來飲。」

保姆的話並不是一種過慮。莫尼加長大了,真的酷飲杯中物,常常到酒窖裡去喝上一杯。有一天,她叱責一個女婢,那女婢反唇相譏,指責莫尼加是一個嗜飲的酒鬼。莫尼加深感羞愧,立志改過,從此滴酒不沾。不久以後,莫尼加領受洗禮(按當時習慣,信友長大成人後才領洗),勤勉修務聖德,成為一位模範的教友。

莫尼加到了出嫁的年齡,父母將她許配給一個外教人巴弟西。這人性情暴躁,他的母親也是一個暴戾的婦女。莫尼加的婚後生活,當然不會愉快。可是丈夫為人正直,他對莫尼加的熱心宗教生活和樂善好施的慷慨精神,固然不很贊成,但他很敬佩妻子為人賢淑,從來不敢動手打她。莫尼加耐心勸導,終於把家姑和丈夫感化。二人都領洗入教。巴弟西成為一個很熱心的教友,三七一年去世,遺有二子一女。長子奧思定非常聰敏,家庭對他寄予很大的希望。不料奧思定好逸惡勞,不服管教,莫尼加苦苦相勸,奧斯定總是我行我素,不肯改過。奧斯定幼年時曾患重病,家人準備給他付洗,不料他病勢好轉,領洗的計劃延擱起來。

父親去世的時候,奧斯定年十七歲,在迦太基讀書,專攻修辭學。那時候,他結交了壞友,生活放蕩,而且已信從了摩尼派的邪說。莫尼加每日以淚洗面,哀求上主感化愛子,回頭改過。奧斯定回家小住,莫尼加乘機諫勸,不料奧斯定態度頑固,言論荒謬。莫尼加大怒,將奧斯定逐出家門,表示今後不願再與兒子同桌吃飯。

不久以後,莫尼加獲賜神視。她在神視中看見自己站在一塊木板上,痛哭流淚,突然有一位天神走近,問她為甚麼哭,莫尼加把原因說明了。天神安慰她道:「你看,你的兒子不是同你在一起嗎?」莫尼加轉眼向旁觀看,奧斯定真的也站在那塊木板上。莫尼加把這次神視的情形告知奧思定。奧斯定道:「你放棄你的宗教信仰,我們不是就可以在一起嗎?」莫尼加答道:「不是的,天神並沒有說:我同你在一起;他說的是:你同我在一起。所以,你應當放棄你的邪說,我們才能團圓。」

莫尼加見奧斯定執迷不悟,日夜流淚,哀求天主,常守嚴齋。有一天,她遇見一位年高德劭的主教,便求主教代為求主。主教對她說:「你放心好了,你流了這麼多的眼淚,你的兒子決不會喪亡的。」

奧斯定廿九歲時,到羅馬去擔任修辭學的教授。莫尼加不贊成這項遠行的計劃。她擔憂兒子到了遠方,棄邪歸正的希望將更加渺茫了。她便和奧斯定商妥,親自送他到羅馬。奧斯定假裝贊成。動身的前夕,托言去看一個朋友,一人偷偷地上船走了。莫尼加還蒙在鼓裡,那一夜在聖堂裡作通宵長禱,到了天明,愛子杳如黃鶴,方才知道中計。奧斯定那時,已揚帆遠去,到了地中海了。莫尼加決定追到羅馬,與愛子相會。不料到了羅馬,才知道奧斯定已到米蘭去教書。

在米蘭,奧斯定與才德雙全的聖盎博羅削主教交了朋友。這是他生命史的轉捩點。在聖盎博羅削的輔導下,聖奧斯定就如一頭不羈野馬,開始服從駕御。當莫尼加追到米蘭時,她聽說愛子已放棄摩尼邪說,雖然還沒有領洗,可是莫尼加很有信心地說:「我死以前,你一定會領洗,成為天主教徒。」莫尼加遇有靈修問題,都向聖盎博羅削請教。盎博羅削對莫尼加的聖德非常欽佩。儒斯蒂娜皇太后信奉亞略異端,迫害盎博羅削,莫尼加為他日夜祈禱,求天主保佑盎博羅削安然脫險。

莫尼加多年來日夜引頸翹望的日子,終於來到了。三八六年八月,奧斯定正式決定投入聖教會的懷抱。莫尼加很久以來,想為奧斯定物色一位才貌雙全的妻子,以了平生之願。可是奧斯定對世俗生活已毫無留戀,他立志守貞,為聖教會做一番事業。奧斯定領洗前,和母親一同居住在郊外,默想祈禱,討論超性的問題。莫尼加對聖經非常熟悉,她的見解非常正確。三八七年耶穌復活節,盎博羅削給奧斯定付了洗。母子二人決定回到非洲故鄉去。莫尼加自知死期將至,對奧斯定說:「兒,我的心事已了,我現在是多麼快樂呀!我一生唯一的願望,現在已經實現了。非但如此,天主賞賜我的洪恩,遠比我本來所希望的大得多。你不但成了一個教友,而且立志獻身事主,為聖教會服務,我實在應該感謝天主。」

莫尼加曾一再表示,希望死後葬在丈夫旁邊。如今身處異鄉,安葬故鄉已不可能。人們問她:未能安葬故鄉,是否感到遺憾。莫尼加答道:「天主無所不在,沒有一個地方離開主太遠,無論我的身體葬在那裡,將來我的枯骨都會復活。」

五天後,莫尼加突然患病。過了四天,與世長辭。奧斯定隨侍在側,親視含殮。他在弔客面前,強忍著淚,因為他認為母親功德圓滿,安死善終,與普通的喪事大不相同。可是等到弔客走了,他情不自禁,撫棺大哭。事後,他在《懺悔錄》裡評述道:「母親為我天天痛哭,哭了一輩子,今天我只哭了一場,兩者相較,我似乎太薄情了。可是假如我需要哭的話,我更應當為自己的罪,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場,因為我過去犯的罪,實在太深重了。」

奧斯定在《懺悔錄》一書內,勸讀者為他的父母多多祈禱。事實上,千百年來,信友們並不是為莫尼加祈禱,而是求莫尼加代禱了。莫尼加是已婚女子的主保,是信教母親的模範。

文:天主教聖人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