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人傳記 教區中心 - 教會新聞 | 2021-08-27 | 點閱數: 131


8 月 28 日 聖奧思定( St. Augustine )希波主教、聖師 


三五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聖奧思定生於北非諾米田亞。父親巴弟西是異教徒,性情暴躁,被妻子聖婦莫尼加勸化,去世前不久領洗入教。奧思定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他自幼天資聰敏,但是依照當時的習慣,幼年時沒有領洗入教。青年時墮入摩尼邪說的陷阱,生活放蕩十七歲時與人同居,並育有一子,直到這孩子早夭後,他與這名女子的關係才告結束。到了三十二歲,才棄邪歸正。奧思定將他一生思想轉變的過程,記載在他的《懺悔錄》裡。在這本不朽名著裡,奧思定指出天主的無限仁慈,天主怎樣光照罪人,引導罪人歸正。

奧思定童年時,聖婦莫尼加講解要理。有一次,他患了重病,人們決定給他行洗禮,但是他的病突然轉好,領洗的計劃就延擱了。基督徒家庭的孩子生下來不立刻領洗,長大了才給他付洗,這是古代非常不幸的一種習慣;聖奧思定後來在他的著作裡,竭力攻斥,後來這習慣終於推翻,基督徒家庭孩子生下來,應當立刻領受洗禮。

奧思定童年時很頑皮,不太愛讀書,但是他的資質聰明,讀書的成績比一般同學好。他最喜愛的科目是拉丁文學。三七O年,奧思定十七歲入迦太基學校攻讀修辭學;那時他非常勤學,但是他研究學問的目的,是為了追求名利。在那一段時期,他的生活很放蕩。他讀了西塞羅的書,開始研究哲學。有時,他又翻閱聖教的著作,但是他不感興趣。

不久,奧思定墮入摩尼邪說。摩尼派人士妄稱:宇宙間有兩個永遠的神,一個是善神,一個是惡神。摩尼邪說在那時很猖獗,淆惑人心。奧思定不幸成了這個可怕的邪說的犧牲品。奧思定在迦太基、德加斯德度了九年的迷途生活。他的母親聖婦莫尼加非常悲傷,常常為了愛子的罪哭泣。一個主教安慰她道:「一個兒子有這樣一位有德的母親為他哭泣,他決不會喪亡。」

奧思定和摩尼派領導人物福斯德談話後,開始對這邪說感到失望。三八三年,他悄然赴羅馬,在那裡開了一所學校,不久在米蘭學校任修辭學教授。那時候,米蘭主教是才德雙全的盎博羅削。奧思定慕名已久,渴望和他結識。盎博羅削講道時,奧思定常去旁聽,他並不是為了獲取真理,而是欣賞盎博羅削的口才,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他聽了幾次以後,覺得盎博羅削講的話,較邪教徒福斯德等講的精彩。從那時起,他對天主教刮目相看,他讀了柏拉圖和布洛田諾的著作,對真神有了更正確的認識。

莫尼加也到了米蘭,她希望奧思定結婚成家,但是奧思定始終拖延著。奧思定已經認識天主教是唯一的真教,天主教所定的規則是合理的,但是他沒有勇氣實踐,所以不敢貿然決定加入。他聽了盎博羅削的講道,讀了福音,絕對相信基督聖教是真正的宗教,但是他缺乏決心,缺乏接受天主聖寵的決心。奧思定後來自述當時個人的心理狀態道:「我渴望獲得心靈的解脫,但是我被一條鐵鏈捆鎖著。這條鐵鏈不是別的,就是我自己的意志。魔鬼緊緊地抓住我的意志,將我的意志扭成一條鏈子,捆鎖住我的靈魂。主呀!我認識了真理,不肯接受它,我實在沒有理由可以推托。」

聖星波里新將羅馬新柏拉圖派哲學泰鬥維多利諾信奉真教的經過情形,講給奧思定聽,奧思定非常感動。非洲教徒龐弟里,訪奧思定和他的朋友亞利比,他看見桌上有一本聖保祿的書信,就講起隱修聖人安當的歷史,他很奇怪奧思定和亞利比二人不認識安當的名字,接著他講述有兩個人讀了聖安當的傳記,看破紅塵,獻身事主。奧思定聽了,不勝羞慚他自己多麼缺乏勇氣,他多麼矛盾,一面求天主幫助他修務潔德。一面又擔憂天主立刻俯允他的祈求真的賞賜他潔德,因為他還沒有勇氣徹底改過自新。龐弟里告辭後,奧思定對亞利比道:「沒有學問的人多麼英勇地爭取天國。我們枉算是有才學的人,竟然這樣畏首畏尾,沒有勇氣和罪惡斬斷關係。沒有學問的人,已經大踏步走在我們的前面,我們怎麼還不急起直追。假如我們不跟隨他們走,那真的太慚愧了。」

奧思定說完了這幾句,站起來到花園裡去。亞利比見他這樣衝動,覺得很奇怪,就跟在他後面,二人在花園裡坐下來。奧思定的內心展開了一場激烈的爭鬥:一方面,天主在召喚他,勸他迷途知返,另一方面,過去的罪惡在誘惑他,阻止他棄邪歸正。他單獨走到一棵樹下,高呼道:「主呀!我還要等待多久,你還和我生氣嗎?請你不要記著我過去的罪惡。」他自怨自艾道:「我還要等待多久,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為甚麼不今天呢?為甚麼現在不立刻改過呢?」當他這樣自言自語,真心痛哭過去的罪惡時,突然間似乎聽到一個孩童的聲音說道:「拿起來讀呀,拿起來讀呀。」他記不起以前曾經聽見過同樣的聲音。他站起來,走向聖亞利比身旁,亞利比手裡拿著那本聖保祿的書信。他接過來,隨手翻開就讀。那一頁的文字是:「不可狂宴豪飲,不可淫亂放蕩,不可爭鬥嫉妒;但該穿上耶穌基督。」(羅十三 13 )。他不再猶豫,打定主意,回頭改過。他將自己思想轉變的過程講給亞利比聽。亞利比也決定信奉天主教,二人進去,報告莫尼加。莫尼加大喜,感謝天主,說道:「天主做的事,比我們所願望的、所想象的還要好。」這是三八六年九月的事,聖奧思定那時三十二歲。

奧思定立刻到米蘭附近的鄉村居住了一個時期,他的母親莫尼加、他的兄弟諾維奇、聖亞利比,還有幾個別的朋友,跟隨他一同去。奧思定部分時間祈禱,部分時間研究聖學。他用嚴厲的補贖、虔誠的祈禱,控制自己的情感,準備自己的心靈,在基督內度新的生活,在基督內成為一個新的受造物。他常常向天主這樣祈禱:「主呀,我愛袮太遲了,太遲了。袮一向和我在一起,我躲避袮。那時候,我一心追求世俗虛偽的美物。袮大聲叫我,袮光照了我的心,我開始嘗到袮的甘飴,我飢渴地追求袮。」

三八六年復活瞻禮前夕,奧思定和亞利比領受洗禮,主持洗禮的是聖盎博羅削。同年秋季,他決定回到北非,他帶了他的母親和幾個朋友到奧斯底亞。莫尼加是在那年十一月逝世,她一生唯一的願望是希望愛子回頭歸正,現在她的願望已經實現了。奧思定在《懺悔錄》裡敘述慈母晚年的生活,有六章之多。

三八八年九月起,奧思定在故鄉德加斯德住了三年,和世俗隔絕,守齋祈禱,廣行善事,默想天主的聖訓,撰述發揚聖教學術的著作。那時,他還無意領受鐸品。公元三九一年,希波主教華肋廉選他為助理員。他遷往希波,住在教堂附近的一所屋子裡。和他同住的有聖亞利比、聖愛華巨、聖包西巨,他們度集體的修道生活。奧思定獲得主教的特許,向公眾講道;他的講道詞流傳至今的有四百篇之多。部分是他自己擬稿的,另一部分是旁人根據他的講詞做成的筆錄。奧思定全力攻斥摩尼邪說和陶納異教。他用拉丁文講道。

華肋廉逝世,奧思定當選希波主教。奧思定命令本區的神職人員,度絕對神貧的生活。他自己以身作則,家具簡單,服裝樸素,餐具是土製的或陶土的。他招待賓客很客氣,但是供應的菜很簡單,酒的數量也有限制。主教府全體工作人員和奧思定同席吃飯,進餐時,誦讀聖書,誠如教宗巴斯谷二世所說:「奧思定承襲宗徒的傳統制度,添加了若干新的規則。」

奧思定創立了一個女修院,首任院長是他的妹妹。院長去世後,奧思定寫了一封信給全體修女,闡述修道生活的主要規則,這封信,和奧思定發表的兩篇講道詞(也是關於修道生活的),構成一般所謂聖奧思定會會規。許多男女修會都遵奉這份會規。奧思定將他的全部家產捐出,舉辦慈善事業。他將教會的收益,撥充救濟窮人之用。他將部分金銀聖器熔化,充作贖回俘虜的贖金。

在奧思定的號召下,希波教區的教徒每年一次舉辦寒衣運動,捐送衣服給各堂區的窮人。為了救濟貧苦的人,他不怕借貸款項。奧思定對於大眾的靈魂利益,尤為關懷備至,他常說:「我不願一個人單獨得救,我要你們和我一同得救。我要甚麼,我希望甚麼,為甚麼我要做主教,為甚麼我活在世上,那是為了在耶穌基督內生活。更準確地說,那是為了和你們一同在耶穌基督內生活,這是我唯一的願望,唯一的光榮,唯一的財富。」

奧思定為人和藹可親,和異教徒的關係非常融洽,他常常請他們同席吃飯。但是他嫉惡如仇,對於犯罪作惡的人,直言指責,毫不留情。奧思定的書信寫得非常精彩,從這些書信中,我們可以獲得許多有關倫理問題的重要資料,例如他寫信給愛田西亞夫人,勸她不要穿黑色的衣服,因為她的丈夫不喜歡這顏色,假如她的丈夫要她穿鮮豔的衣服,如果她內心保持謙遜,外面的服裝不妨穿得美麗,只要端莊就好了。

聖熱羅尼莫為了聖保祿宗徒《迦拉達人書信》的解釋問題,和奧思定會發生一場小小的誤會,這件事充分表示奧思定虛懷若谷,富有涵養精神。熱羅尼莫誤會奧思定的意思,以為奧思定故意攻擊他。奧思定知道了,連忙寫信向熱羅尼莫謝罪:「我懇切求你,假如你發現我有甚麼過失,坦白地糾正我。以地位而言,我是主教,固然比你神父地位高,但是在許多事方面,我是比不上你的。」

奧思定執行主教聖職共三十五年;他維護天主教信道,抗拒各派異端邪說。那時候,陶納派異端在北非很猖獗,甚至製造恐怖事件,殺害天主教徒。奧思定對陶納異端口誅筆伐,不遺餘力。陶納派的勢力日趨低落,異端分子要殺死奧思定。奧思定毫不畏懼,照常對異端徒展開猛烈的攻擊。

陶納派的勢力快消滅時,一個新的異端產生了。異端分子彼肋日否認原罪,妄稱人不需要天主的聖寵,就可以得救。四一一年,彼肋日由羅馬啟程赴北非,北非的教會立即予以反擊,在迦太基召開教務會議,宣布彼肋日的邪說是異端。奧思定在講道中,在寫給朋友的信中,駁斥彼肋日的錯謬觀點。他應聖瑪珊利諾之請,寫了幾篇論文,系統地駁斥彼肋日邪說。他在論文裡,不指出彼肋日的名字,希望彼肋日懸崖勒馬,回頭改過。但是他對邪說本身,毫不留情,逐點反駁。彼肋日派異端很迅速地被消滅,不能不歸功於聖奧思定的如椽大筆。

四一O年,嶽特人騷擾羅馬,異教徒將這場災禍歸咎於天主教。為了駁斥這種錯誤的見解,奧思定編寫了他那本不朽名著:《天主之城》。這一書是四一三年開始寫的,到四二六年才脫稿。《天主之城》和《懺悔錄》是奧思定最負盛名的兩部著作。奧思定在他的《懺悔錄》裡,檢查了自己過去的罪過,真心痛悔。七十二歲那年,他寫了《糾正》,對自己過去的著作,作了一次嚴正的批評。奧思定選希拉格呂做他的助理員,以便將來繼任希波主教。

萬達人大舉入侵北非,屠殺人民,焚燒屋宇,大部分教堂被破壞,彌撒改在私人家中舉行。有幾個地方根本沒有彌撒,因為教徒都殺光了。死裡逃生的少數主教、神父身無分文,求乞度日。北非教堂僅有三座幸獲保全(迦太基、希波、西達)。聖包西巨和別的主教都逃到希波避難。四三O年五月,萬達軍隊追蹤而至,將希波城包圍。那時,奧思定患病已久,他自知快將脫離塵世。

奧思定常將盎博羅削臨終時的喜樂情況講給別人聽,他這樣寫道:「我們怕死,(害怕)和耶穌基督會面;這樣,我們還能說真心愛耶穌嗎?弟兄們,我們一面口裡說:我們愛耶穌,同時卻害怕耶穌,這樣豈不太可恥嗎?」奧思定病重,命人將聖詠中「悔罪」的文句寫在石板上,掛在他的床前,他一面讀,一面痛哭自己的罪。人們將一個重病人抬到奧思定的床前,奧思定在那人頭上覆手,那人立刻就痊癒了。奧思定於四三O年八月廿八日安逝,年七十六歲,獻身為教務服務共四十年。

奧思定生平著作的豐富,堪稱空前:神學、哲學、神修、護教、聖史、聖經註疏,無所不包。經他本人審核流傳於世的作品,除四百篇演講錄和二百封書信外,至少有九十五種之多。他確是聖教會最偉大聖師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