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宗方濟各 教區中心 - 教會新聞 | 2021-09-17 | 點閱數: 81

empty head

教宗機上記者會:堕胎是殺人,教會的使命是關懷與憐憫而非政治

教宗在從斯洛伐克返回羅馬的航班上與記者交談,談到與匈牙利政府的對話、反猶太主義和疫苗,以及關於那些批准墮胎法的政治家領受聖體的話題。


(梵蒂岡新聞網)『墮胎就是謀殺』,教會不改變立場,而每次主教們沒有以牧者的身份處理問題時,他們就會站到政治的一邊”。這是教宗方濟各 9 月 15 日下午結束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國際牧靈訪問後,從布拉迪斯拉發返回羅馬的航班上說的一席話。依照慣例,教宗在返程途中回答隨機記者們的提問。

教宗首先回答出訪匈牙利的動機和對歐盟的期待,教宗表示,一開始,有些人並不十分了解,認為此次來訪就只是為參加禮儀而已。他原本就答應匈牙利總統要來訪問,教宗說:匈牙利人有其豐富的價值,我被其深刻的大公主義思想所感動。總之,歐洲必須重拾歐盟創始人的夢想,歐盟不是為了做事而聚在一起,歐盟的基礎上有一種精神。現今有一種危險,讓歐盟只是一個管理的辦公室,這不好,它必須走向奧秘,探尋歐洲的根源並將其發揚光大。所有的國家都應向前邁進。受歐盟創始人夢想的啓發,歐盟必須是獨立的,所有的國家都是平等的,這是我的觀點。

在談到接種新冠疫苗的問題上,教宗表示,人類與疫苗有一段友好的歷史,例如,麻疹、脊髓灰質炎等。教宗說:或許是因為病毒的毒性和不確定性,不僅是因為大流行,還因為疫苗的多樣性,以及一些疫苗的名聲,有些疫苗不适合或只是蒸餾水,這引起了人們的擔憂。還有些人聲稱疫苗是一個危險,他們說疫苗會使病毒進入你的身體内,加上許多的爭論造成了這個分歧。有些人說因為疫苗還沒有足夠的測試,他們擔心害怕。所以,我們必須澄清並冷靜地去談論。

接著,教宗回答 9 月 12 日主日上午與總統阿戴爾( János Áder )會談的情況。他說是總統帶著總理歐爾班( Viktor Orbán )和副總理謝姆延( Zsolt Semjén )來會見我。教宗表示,雙方並沒有談論移民的問題,談論的是保護環境和家庭的話題。教宗説道,在匈牙利有許多青年和兒童,在斯洛伐克也是如此,我很驚訝,這麽多的孩子和年輕夫婦,這是一個希望。當前的挑戰是尋找工作,否則的話他們就得出國找工作,這是目前的情形。教宗說:總統侃侃而談,兩位正副總理不時提供一些數據,會晤持續了足夠長的時間,大約 40 分鐘。

隨後,美國耶穌會出版的《美國》雜誌的記者提問到:您常說我們都是罪人,聖體不是給完美人的獎賞,而是給軟弱者的良藥和食糧。正如您所知,在美國上次選舉之後,主教們討論了那些支持墮胎的政治家領受聖體的問題,有些主教想拒絕給總統和其他公務員送聖體;有些主教則同意,有些主教說不要用聖體作武器。您怎麽看?您給主教的建議是什麽?您作為主教,這些年來是否公開拒絕過給某些人送聖體?

教宗回答說:我從未拒絕給任何人送聖體。於是,教宗回憶起他還是作神父的時候,去一個養老院主持彌撒,請願意領聖體的人舉手示意,所有的老人都舉了手。一位領了聖體的老婦人說,謝謝,我是個猶太人。我回答說:我剛才送給你的也是個猶太人。教宗說:聖體不是給完美者的獎勵,聖體是恩賜,是禮物,是耶穌在教會和教會團體内的臨在。那些不在教會團體内的人不能領聖體,就如同這位猶太婦人,但上主願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獎賞她。

關於墮胎的問題,教宗回答說:這不僅是一個問題,這是謀殺,墮胎就是謀殺,這毫不含糊。人類的生命必須得到尊重,這個原則非常清楚。對於那些不理解的人,我會問這個問題:為了解決一個問題而殺死一個人的生命,這是否正確?雇傭一個殺手殺死人的生命,是否正確?為此,教會在這個問題上非常嚴格,因為如果接受墮胎的話,就如同接受了日常兇殺一樣。

隨後,教宗把話題轉到支持墮胎的人是否能領受聖體的問題上。教宗說:聖體聖事是把人團聚在團體中,但墮胎不是神學問題,而是牧靈的問題。如果我們回顧教會的歷史,我們會看到主教們如果不以牧者的身份處理問題時,他們就會站到政治的一邊,當教會不以牧靈的精神捍衛某個原則時,它就會在政治的層面上偏袒一方。從來就是這樣,看看歷史就知道了。牧者應該做什麽?作為牧人不要去定罪,而要做一個有天主風格的牧者,天主的風格就是親近、憐憫和溫柔,整部聖經都是如此教導的。一個不懂得以天主的風格牧放羊群的牧者,就會滑倒,就會置身於與牧者無關的許多事物中。

在任何時刻,牧者應該知道做什麽。但是,如果他丟掉教會的牧靈使命,那麽他就立刻變成一個政治家。牧人行動的原則是神學。牧靈工作是神學,是聖神帶領你去以天主的風格行事。人們會記得《愛的喜樂》宗座勸諭中,關於分居和離異的夫妻那一章引起的風暴……,異端、異端之聲不絕於耳,感謝天主,我們有大神學家順伯恩( Schönborn )樞機,他澄清了事情。但還是有這種譴責,總是譴責。夠了,我們不要再開除教籍了。這是可憐的人,他們是天主的子女,渴望和需要我們的牧靈關懷。牧者要按照聖神的引導解決問題。反猶主義正在擡頭,教宗深表憂慮,這是很壞、很險惡的事。

最後,教宗談到家庭與婚姻的問題。教宗說:婚姻是一件聖事,教會無權改變上主建立的聖事。有一些法律嘗試幫助許多具有不同性取向的人的情況,這個很重要,許多人得到幫助,但請不要強加於教會。但是,如果一對同性人想住在一起,國家有民事的可能性來支持他們,使他們在遺產、健康等方面得到保障等等。法國對此有法律規定,它不僅適用於同性戀者,而且也適用於所有想在一起生活的人。

婚姻就是婚姻,但這並不意味著譴責他們,他們都是我們的弟兄姐妹,我們應該陪伴他們。婚姻是聖事,這一點很清楚。是的,我們應該平等,彼此尊重。天主是良善的,願拯救所有的人,請不要讓教會否認祂的真理。許多有同性戀傾向的人前來領受懺悔聖事並尋求司鐸的指導,教會幫助他們在自己的生活中前進,但婚姻聖事則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