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音報導 教區中心 - 教宗方濟各 | 2022-02-23 | 點閱數: 120

教宗公開接見:老年要求尊嚴,不僅有護理,也應有生存計劃

教宗方濟各結束了關於大聖若瑟的要理講授,開始對“老年的意義和價值”進行省思。教宗表示,“輕視年長者是集權主義的典型”,青年應與年長者交談,這是“向人類傳授智慧”的途徑。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 2 月 23 日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以“老年的意義和價值”為主題,開始新一輪的要理講授。教宗指出,年長者對社會是一種祝福,青年應與他們交談,免得落入迷惘的境地,而老年的生命也有其富饒之處,因此斷不可陷於沮喪。

教宗首先表示,我們處於一個以人口下降為標誌的時代,年長者實為一個“新群體”。但在人類歷史上“我們從未有過如此衆多的人群。被丟棄的危險甚至更常出現”。事實上,年長者往往被視為“一個負擔”。在疫情的第一個階段,正是這些年長者付出的代價最大。“他們已經屬於最弱勢且被忽視的人群,活著的時候我們沒有過多地注意他們,我們甚至也沒看到他們死亡”。

接著,教宗提到關於年長者的權利和社會的責任,說明這憲章“是各國政府而非教會撰寫的,它為瞭解年長者擁有的權利是有益的”。教宗認為,談年長者的問題“並非只涉及數量上的變化,它表明不同年齡人的團結處在危急中”。換句話說,年長者的問題是“為明瞭和重視人的整體生命的實際參照點”。

在當今社會中,兒童、青年、成年人及年長者一起生活共處,但“比例發生了改變”。教宗指出,“長壽形成了大量的人,在世界上的許多地區,兒童的數量極少。這種不平衡的狀態造成許多後果。青壯年成了主流文化的唯一模式,這是一個自成一體、永遠保持年輕的個體”。

因此,教宗問道:“難道青春真的涵蓋了生命的全部意義,而年老只是代表生命的空虛和喪失?推崇青春是唯一相稱於實現人類理想的年齡,再加上對老年的輕視,視其為脆弱、衰退、殘疾,這不正是 20 世紀極權主義的主要典型,難道我們忘記了這一點?”

除了這些問題,教宗又提出另外幾個問題:“長壽在結構上對個人、家庭和社會的歷史加重了負擔。但我們必須捫心自問:長壽的精神品質和團體意識是符合這個事實的思想和愛的考量嗎?難道年長者需要為他們依靠別人而頑强地生存去請求原諒嗎?還是應為他們給所有人的生命意義帶來的恩典而受到敬重呢?”

的確,在生命意義的呈現上,尤其在所謂的“發達”文化中,“老年的份量不大”。這種年齡的人被視作無法提供特別的貢獻,本身活著也無意義。此外,“沒有鼓勵人們去尋找他們,也沒有教育團體去認可他們”。

總之,“老齡是社會空間的一個特定部分,占了一個人生命中三分之一的時間,有時有一些護理方案,卻沒有生存計劃”。教宗强調,“這是思考、想象力和創意上的一個空白”。“在這種丟棄文化中,年長者好似被丟棄的物品”。

教宗也告誡,不錯,“青春是極美好的,但青春永存則是一種極危險的幻覺”。“年長者有著與年輕人同樣的重要性和美妙。我們必須記住這一點:代際同盟是我們失去的恩典,在這丟棄文化和講求生產率的文化中,必須重新找回這份恩典”。

教宗談到一個實際存在的危險:“若年長者抗拒聖神,埋沒他們過去的夢境,年輕人就再也無法看到他們為走向未來必須要做的事。相反地,若年長者傳授他們的夢境,年輕人就能看清他們必須採取的行動。”

同樣,“若年輕人不再詢問年長者的夢境,低頭盯著那些不超過他們鼻子的願景,就會很辛苦地承受他們的時下和肩負他們的未來。如果祖父母們屈服於他們的傷感,年輕人便會更加依賴他們的智能手機。屏幕可能還亮著,但生命卻提前熄滅了。疫情最嚴重的後果不正是年輕人的迷惘嗎?”

因此,需要汲取年長者的智慧,他們“擁有能夠運用的已經生活過的生命資源”。教宗問道,年長者自己會不會 "袖手旁觀,看著年輕人失去願景,還是陪伴他們,給他們的夢境加熱?”他又對也許感到氣餒和泄氣的年長者們說,老年 "應作為一種奉獻來活出生命的意義,而不是得過且過地去耗盡"。

“如果不恢復人性上應有的生命尊嚴,老年就注定要在沮喪中封閉自己,使人人都失去愛。人類和文明的這一挑戰要求我們作出努力並請求天主的幫助。我們要祈求聖神的幫助。對生命中所有年齡段而言,老年是一份恩典,是成熟和智慧的恩典。”

教宗最後强調,“年長者不只是占據了智慧的位子,也應與年輕人交談,這很重要。年輕人必須與年長者交談,這是將為人類傳遞智慧的橋樑”。祖父母們“如同樹木的根,他們全部的生命都在那裡。年輕人如同花朵和果實。如果汁液,即這來自樹根的汁液不來,他們就永遠不會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