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音報導 教區中心 - 教區消息 | 2022-03-02 | 點閱數: 340

empty head

有如內斂光華的修士

【花蓮小視窗】

由太魯閣口往市區方向不多遠,對著台九線左側的富世國小,隨興拐進靠著大馬路右手邊的富世村巷道到底,盡頭是一座精巧的天主堂。正中央的三角尖頂建築豎著十字架,很典型的西式教堂風格,奇特的是往兩側延伸的橫向平房,採用東方式建築的橘色屋瓦設計《圖二》。一排排竹筒形的筒瓦最末端到了簷口,規規矩矩鑲上有圖案的圓形「瓦當」,兩個瓦當之間朝下方,也鑲上了倒三角瓣形的「滴水」(亦稱「垂珠」),只不過屋簷邊角並未展翅如飛,而收攏回歸於整齊的直立線條。

頗有歲月的門板所塗護漆雖已稍斑駁,上頭的門鎖兼把手仍引人注目。

鎖孔上圓下方,可推敲出鑰匙是早期橫式圓柱體連著幾道或方或尖不等齊的齒牙。把手的鐵板條在鎖片上旋出一圈半螺絲紋後,往右橫出又卷了兩大卷。中空的花卷握起來夠粗,往下稍加轉動開門時,正方便使力《圖三‧2021/02/24 》。考究的小零件恰可顯現異國他方的美學系統,往上溯,說不定還可考察到是歐洲哪個世紀所流行式樣呢?!有可能直接就由歐洲飄洋過海遠道而來。

中西合璧的建築,簡樸又獨特的入境問俗之作,隱身於好幾棵五葉松的院落之中,既使已不再有望彌撒在此舉行,仍時時保持著整潔雅致的氣息,光華雖斂卻難盡掩。松針松子隨著無限的小日子歷經春夏秋冬,而後無聲無息掉落,又隔了一陣子才沒入泥土裡。不留痕,無記憶,無悔恨,只週而復始把空白的形音義還給日子,再把空白的日子還給歲月。

默默陪伴著小山村的生老病死,「聖方濟沙勿略天主堂」宛如一位與世無爭而又內斂光華的修士,過去是,現在也仍然是。【ps.聖方濟沙勿略,西班牙籍天主教傳教士,最早將天主教傳到亞洲的麻六甲及日本,被尊為中國、日本、印度果阿、澳門等教區主保(守護聖人)】。

取自於更生日報 / 文圖:李淑慧 2022 年 02 月 26 日

  •  
    1) 0302-3.jpg
  •  
    2) 03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