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音報導 教區中心 - 教宗方濟各 | 2022-05-18 | 點閱數: 66

教宗公開接見:憤怒的祈禱勝過冷酷虛偽的道德説教

教宗方濟各在公開接見活動的要理講授中,以《舊約》人物約伯的經歷為例,論述有關老年的主題。教宗指出,約伯明白天主不是迫害者,而是溫柔的父親,為他“伸張正義”。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 5 月 18 日上午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以《舊約》人物約伯的信德繼續論述要理講授中有關老年的主題。教宗表示,面對“過多的災難”和壓在我們身上“成堆的重擔”,如疫情和烏克蘭戰爭,約伯這樣年長者的見證對我們能有所幫助。約伯先是抗議“惡的奧秘”,然後堅信上主的溫柔及必為他伸張正義。

教宗說:“因喪失一切而感到憤怒和沮喪,還要面對道德説教,為戰勝這後者的誘惑,進入他的學校對我們將有益處。我們還記得這個故事嗎?約伯失去了他生命中的一切,失去了財富,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兒子,甚至失去了健康,滿身瘡痍地留在那裡,與三個朋友對話,然後又有第四個,他們來問候他。”

天主一開口發言,就表揚了約伯,“因為他明白了天主隱藏在祂靜默後面的溫柔奧跡”。天主也斥責約伯的朋友們“自以為知道一切,知道天主和痛苦,他們來是為安慰約伯,卻以他們已有的公式來判斷他”。教宗說:“天主也叫我們預防這種虛偽和自負的虔誠主義!預防那種道德主義的虔誠和只守教規的虔誠,它使我們有某種程度的自負,將我們引向法利塞主義和偽善。”

上主責怪約伯的朋友們,因為他們講論上主“不如我僕約伯講論的正確”,約伯也要“為你們祈禱,好讓我要看他的情面,不懲罰你們的糊塗,因為你們講論我,不如我僕約伯講的正確” 。(參閲:約四二 7-8 )

教宗說,這些話出人意料,因為看了那些描述約伯抗議的火熱篇章後,我們感到不知所措。但在上主看來,“約伯説的對,因為他拒絕將天主視為‘迫害者’”。因此,在讓約伯為他的那些不良的朋友祈禱後,天主“將約伯所有的財產”雙倍歸還給他。

教宗解釋,“這信德轉變的關鍵點正是在約伯傾訴的高峰”,就是在他説出,他確實知道仍將看見天主、視天主為他的“伸冤者”而非“外人”的時候。約伯的故事代表了生活中的真實情況,“即臨在一個人、一個家庭或一個民族頭上過於沉重的考驗、與人的微薄和脆弱不成比例的考驗。就如人們所説,在生活中經常是‘禍不單行’。有些人被一系列災難所壓倒,這似乎實在很過分且不公平”。

面對惡的奧秘,受害者有抗議的權利,“天主授予任何人這樣的權利,甚至説到底,是天主本身喚起了這權利”。教宗提到,有時遇到一些人對他說,他因“這個或那個問題,而向天主作出抗議”。教宗就對他們說,“抗議也是祈禱的一種方式”,天主會垂聽。“天主是父親,祂並不擔心我們以抗議為祈禱”。我們應在個人的祈禱中放開自己,“不要禁錮在既定公式的祈禱中!”

“祈禱必須是這樣的,自發如同一個孩子懇求父親那樣,把他口中的一切都全盤道出,因為他知道父親瞭解他。在悲劇的第一時刻,天主的‘沉默’就有這層含義。天主並不回避對祂的抗議,但起初先讓約伯傾訴他的抗議。也許有時我們應學習天主的這種尊重和溫柔。天主不喜歡約伯的朋友們那種百科全書式的解釋和反思。”

教宗説明,“那種虔誠能解釋一切,心卻是冷的。天主不喜歡這樣做,卻更喜歡約伯的抗議或約伯的緘默”。最終,約伯的那種信仰宣認,即“持續不斷地呼求天主、請求最終的公義”,使他那近乎以神秘經驗說出的話更為完善:“以前我只聽見了有關祢的事,現今我親眼見了祢。”(四二 5 )

今天,有多少人在度過些許兇險、些許陰暗的經歷後,能夠向前邁進,對天主的認識也比過去更深。教宗表示,“我們也能像約伯那樣說,我以前對祢有點記憶,或聽説過,現在我看見了祢,因為我遇到了祢”。

回到這次要理講授的主題,教宗指出:“年長者找到這種見證的道路,這條路將因失去的怨恨轉化為對天主許諾的恆心期待。在團體面對過度的邪惡時,他們是不可替代的守衛者。基督徒的目光在注視十字苦像時,學到的正是這一點。”

教宗最後期望眾基督徒,學習許多祖父母和年長者的這種信賴交付的情懷,像聖母瑪利亞那樣,將有時是心碎的祈禱與天主聖子的祈禱結合在一起,祂在十字架上將自己交付於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