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甲 年 四 旬 期 管理員 - 主日福音 | 2017-10-17 | 人氣:61

甲年 四旬期 第4主日

瞎子洗了眼 就看見了

若九,1~41


 


主,我信!



主內親愛的兄弟姐妹:


 

  這主日的禮儀選讀《若望福音》第九章全章(若九1-41),敘述一個胎生瞎子與耶穌相遇的事蹟。耶穌轉變他,使原本看不見的他現在看得見了,使原本殘缺的他成了完人,使原本害怕畏縮的他成了自主敢言的人,更叫原本不知道也不認識耶穌的他成了相信和朝拜耶穌的門徒。耶穌補全他在成長中的不足,讓他也能像自己一樣,「在智慧和身量上,並在天主和人前的恩愛上,漸漸地增長」(路二52)。人前的恩愛尤其包括為了耶穌的名字而被人驅逐,受人辱罵和迫害(若九34);因為耶穌說了:「如果人們迫害了我,也要迫害你們」(若十五20)。這個胎生瞎子始終給天主留下施展作為的空間;他的信德成長,可以作為我們信德成長的借鏡。

 

  福音詳述了這個胎生瞎子的家庭和生活背景。有許多人認得他,也識得他的父母。他曾坐著討飯,不能自主、沒有尊嚴;他的父母是平凡的猶太人,不敢得罪法利塞人和猶太人首長。由於他生來瞎眼,他們一家人都被人懷疑是否在暗中犯了什麼大罪。猶太人普遍上認為痛苦和殘疾是罪過導致的後果(若九2);因為聖經上明示天主以膿瘡懲罰埃及人(出九8-11),疾病來自罪惡和罪人的愚蒙(詠卅八2- 6),上主要追討人的罪債,「從父親直到兒子,甚至三代四代的子孫」(出廿5),『祖先吃了酸葡萄,而子孫的牙酸倒』(則十八2 )。耶穌矯正了這個錯誤的觀念,強調天主與病患同在,要求人別太追究病痛的原由,卻要更加留意天主在病患身上的工作。耶穌說:「不是他犯了罪,也不是他的父母,而是為叫天主的工作在他身上顯揚出來」(若九3)。耶穌接著還說:「當我在世界上的時候,我是世界的光」(若九5)。

 

  聖史若望常以「光」來提醒人在天主創造之初的那一道「光」(創一3-5;若一4-5)。那道光是其它一切創造的基礎,使天主接下來的創造工程得以進展,直到第六天,天主按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為止。人是天主最後和最完美的受造物。天主造了人之後認為「很好」(創一31),就停止了所作的一切工程,並立定第七天為「安息日」——天主所祝福的聖日(創二3)。聖史若望以光的圖像來表明,耶穌是一切創造的基礎,是耶穌繼續了其它的創造工程,使它們趨向完成,並達致完美;耶穌也要使人成為完人。因此,關於這個胎生瞎子,耶穌說:「為叫天主的工作在他身上顯揚出來」(若九4),意思是,為叫天主的創造在他身上達致完美,把他創造成一個完人。而這個胎生瞎子確實不只是在身體上成了完人,他更在心誌上、在信德上成了完人。他不只看得見,而且還比很多眼明的人看得更清楚。他看得見天主的臨在,看見並相信「人子」(若九35;參閱:達七13-14),俯伏朝拜了耶穌,對耶穌說:「主,我信!」(若九38 )。
 

  從創造的角度看,安息日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日子。在敘述胎生瞎子的事蹟時,聖史若望說:「耶穌和泥開他眼睛的那一天,正是安息日」(若九14)。聖史若望以耶穌自己的作為來給我們解釋安息日的意義。安息日人們應該在哪裡?安息日應該做些什麼事情?安息日當然應該到天主的聖殿,所以耶穌和眾百姓都在聖殿聚集,經師和法利塞人也在那裡(若八2-3);可是,由於猶太人不喜歡聽耶穌的教訓,要拿石頭來砸他,耶穌只好離開聖殿(若八59)。在聖殿外面,耶穌遇上這個生來瞎眼的人(若九1),也就是在黑暗中生活了一生的人。聖殿裡的人原本應該更敏捷、更欣然地接納這道要來照亮他們的「世界的光」(若八12),但他們把這光趕走了。現在,這光來到了那早已對看見光明不存絲毫希望的胎生瞎子。

 

  讓我們回到安息日,從安息日的意義來認識耶穌。耶穌在安息日治病,以傳統療法「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了些泥,把泥抹在瞎子的眼上」(若九6)。然後,他叫那瞎子到史羅亞水池裡洗洗;瞎子去了,洗了,回來就看見了(若九7)。史羅亞水池位於耶路撒冷南端,距離聖殿約一公里。一安息日的路程是從橄欖山到耶路撒冷城(宗一12),最多也不過半公里。在法利塞人眼裡,耶穌雙倍地違反了安息日的法律:他不只自己治病,還叫人走超過安息日許可的路程。在此,聖史若望也像聖史瑪竇那樣(瑪五17-20),告訴我們耶穌不是來廢除法律,而是來成全法律;因為安息日正是讓人走向成全、達致完美的日子。耶穌在安息日使這個胎生瞎子成了完人,不只不再殘缺,更成了有成全信德的人。耶穌履行他作為光的使命,使人看見光明,使安息日成為真正的安息日——天主祝福人的日子。

 

  耶穌最後總結說:「我到世上來是為了審判:使瞎眼的能夠看見;使明眼的反而成了瞎子」(若九39)。從光的角度看,「審判」在此明顯的並非斷定誰對誰錯,誰該受獎賞,誰該受懲罰。耶穌來是為驅除那折磨人的黑暗,因為他是光,創造世界的真光。即使是瞎眼的也能看見耶穌真光;但那些自認為明眼的人,因為拒絕真光而仍處在黑暗中,仍舊看不見。這就是耶穌的審判。

 

  我們中或許有些人像這個開了眼睛的瞎子那樣,全然地接納耶穌;或許像他的父母那樣,不敢承認耶穌;或許像法利塞人那樣,心硬不願接受耶穌,卻以堂皇的藉口說是為了保護信仰的純正,捍衛天主的法律。人怎能以自己對天主狹隘膚淺的認識去捍衛偉大的天主呢?

 

  耶穌真光已來到世界,祂今天還在我們的生命中進行創造工作,使我們成為完人。讓我們敞開心靈,接納祂的照耀,接受祂的創造;讓我們俯伏朝拜耶穌基督,對祂說:「主,我信!」阿們。

 

~張德福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