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甲 年 常 年 期 管理員 - 主日福音 | 2017-10-17 | 點閱數: 691

甲年 常年期 第 19 主日

耶穌步行水面

瑪十四,22~33



主,救我罷!


主內的兄弟姐妹:


  誠懇、真實,不虛偽、不浮誇,那時就是救恩來到的時候了!最偉大的聖人都得經歷靈魂的黑夜;最偉大的宗徒也同樣要跌倒。然而,黑夜過後就是天明;跌倒之後就得回頭歸向天主,並要堅固弟兄的信德(路廿二 32 )。

 

  生活總有起伏不定的困難障礙,信仰生活更是如此。在黝暗沉寂的黑夜中,聽不到上主的聲音。在驚心動魄的處境中,感覺不到上主的臨在。空虛和孤獨令我們懼怕,倍感疑惑和無助。一如門徒們那樣,乘船遇逆風,見波濤洶湧,便疑神疑鬼,驚慌失措(主日福音:瑪十四 22-26 );又如厄里亞先知那般,逃命到了曷勒布山,頹喪地在山洞裡過夜:「暴風大作,裂山碎石,但是上主卻不在風暴中;風以後有地震,但是上主亦不在地震中;地震以後有烈火,但是上主仍不在火中」(讀經一:列上十九 11-12 )。

 

  這時英雄氣概和信德所要求的就是再堅持多一刻鐘,忍耐這最漫長的一刻鐘。在一切似乎毫無希望,完全看不到出路,救援遙遙無期時,坦然承認自己的軟弱,不再逞強做作,卻堅決不放棄,救恩就到了。這是救恩的道路,聖保祿肯定地說:「人本來不算什麼,若自以為算什麼,就是欺騙自己。為此,我們行善不要厭倦;如果不鬆懈,到了適當的時節,必可收穫」(迦六 3 , 9 )。

  我們先來看看厄里亞先知的自我評估,以及他如何只在烈火以後的細微風聲中,才聽到上主的聲音。當厄里亞逃到曷勒布山時,他在天主前還自以為算是一位人物,兩次重複地自誇說,所有以色列子民都背棄了天主的盟約,唯有他一個是忠於天主的人。他告訴天主說:「我為上主萬軍的天主憂心如焚,因為以色列子民背棄了祢的盟約,毀壞了祢的祭壇,刀斬了祢的先知,只剩下了我一個,他們還要奪取我的性命!」(列上十九 10 , 14 )。但是,天主卻糾正了他,並給他點出在以色列還留下有七千人,「全是從未向巴耳屈過膝,未與巴耳親過嘴的人」(列上十九 18 ),也就是那些沒有跟隨阿哈布王和依則貝耳王后叛教的人(列上十六 30-33 ;廿一 20-26 )。
 

  當天主沒有在暴風、地震、烈火中顯現給厄里亞,卻只在輕微細弱的風聲中給他指示時,這位充滿自信,甚至有點自傲的厄里亞頓時覺悟到自己的極限,坦然接受自己實在並不如祖先好(列上十九 4 )。他不像偉大的領袖梅瑟那樣,能夠在打雷、閃電和號角聲中、以及在地震和冒煙的山上,面對面地與天主交談(出十八 16-19 ;出廿 18-21 )。他也只能滿足於站在耶穌基督左邊的地位,不能像梅瑟那樣站在耶穌基督的右邊(瑪十七 1-8 )。但是,由於他堅信到底,到最後一分鐘都堅決不放棄,終於獲得了救援;他確實也是一位偉大的先知,履行了自己的聖召使命,給天主子民傳遞了救恩。
 

  保祿就是以厄里亞先知的事蹟來證實天主的忠信,表明天主不但沒有擯棄祂所預選的子民,反而始終以恩寵保護他們。保祿向羅馬人問道:「難道你們不知道聖經在《厄里亞篇》上說了什麼,他怎樣向天主抱怨以色列嗎?『上主呀!他們殺了祢的先知,毀壞了祢的祭壇,只剩下了我一個,他們還在謀害我的性命。』然而,神諭告訴了他什麼?『我為我自己留下了七千人,他們沒有向巴耳屈過膝。』同樣,現在也留下了一些殘餘,即天主以恩寵所選拔的人」(羅十一 2-5 )。在今天的第二篇讀經中,保祿因此明言,為救他的弟兄以色列子民,他在所不惜,即使被詛咒也甘心情願;因為「聖祖是他們的,並且基督按血統說,也是從他們來的」(羅九 3-5 )。
 

  梵二《教會對非基督宗教態度宣言》以保祿的這句話,解釋基督徒與猶太人共同繼承瞭如此偉大的精神遺產,都是天主恩龐的繼承人,因此需要同心協力事奉天主。教會深信基督是我們的和平,祂藉十字架使猶太人與外邦人得以和好,使雙方在祂內成為一體。教會堅持期待基督,一切聖寵的泉源,使普世都獲得救贖的日子的到來。教會明認:「按照聖保綠宗徒,天主賜給猶太人的恩寵與召叫並無反悔,由於祖先的緣故,他們對天主仍是極可愛的。教會偕同先知們和聖保祿宗徒,仍期待著惟獨天主知道的時日,那時所有民族將同聲呼求上主,『並肩事奉祂』(索三 9) 」。因此,我們的確必須像厄里亞先知那樣,誠懇承認我們並不是唯一忠於天主的人,天主仍為自己留下祂以恩寵所選拔的人。
 

  我們再看耶穌步行海面的事蹟。在受波浪顛簸的船中,伯多祿起初也自以為算是一位人物。門徒們都驚駭萬分,他卻自告奮勇地要在海面上走到耶穌那裡去。雖然如此,他的信德畢竟還很薄弱,一見風勢很強,疑惑和害怕便佔據了他的心,以致開始下沉。幸好,他雖然信德薄弱,卻是一個真誠的人,從不放棄信德。在危急中,他仍鼓起勇氣信頼耶穌,並向耶穌求救。耶穌救了他,使風浪平靜,人人因而朝拜耶穌,宣認耶穌是天主子。伯多祿宗徒是個有信德的人,卻難免有信德薄弱、跌倒的時候,而且還不只一次。然而,他每次都沒放棄信德,每次都回頭歸向耶穌,在悔改中學會謙卑,學會諒解他人的軟弱,並在自己回頭後,堅固弟兄的信德。
 

  厄里亞和伯多祿的信德經驗教導我們:除了罪以外,天主總是與我們同在,沒有任何事物能使我們與祂完全決裂。黝暗沉寂的黑夜和驚心動魄的處境都是能與天主相遇的地方。在信德的考驗中,天主從內在淨化我們的心靈,除去我們自以為是、甚至自鳴清高的錯覺,讓我們認清自己的軟弱和欠缺,從而回頭轉向祂,呼求祂的救助。我們確實並不如我們的祖先好,所以我們得效法厄里亞先知,求天主在日常生活「輕微細弱的風聲中」,向我們展示祂的愛,賜給我們救恩。我們也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克勝生活中的強風大浪,所以必須時常謙卑地承認耶穌是主,向耶穌呼求:「主,救我罷!」然後,以感恩之心聆聽耶穌對我們說: 「願你們平安!是我,不必害怕!」阿們。

 

~張德福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