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逢 年 節 慶 日 管理員 - 主日福音 | 2017-10-17 | 人氣:352

聖伯鐸及聖保祿 前夕

你飼養我的羊群

若二一,15~19


聖伯鐸及聖保祿 本日

我要建立我的教會

瑪一六,13~19


教會的信德與權能

 

  今天這個慶節為我們的信仰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日子,是慶祝教會的兩大支柱聖伯多祿與聖保祿宗徒:聖伯多祿代表教會的權能(天國的鑰匙);聖保祿代表教會的信德(持守信仰到底)。

 

  我們能在教會內生活是一種恩典。教會:英文作Church是來自晚期希臘文Kyriakon,意謂「上主的聖殿」。拉丁文Ecclesia是希臘文的直接音譯,含有召集人民,邀請人赴會之意。而我們被邀請在教會內生活,最先是憑藉著我們的信德。信德:按神學的意思是「人的意志在天主聖寵的光照與感動之下,推動理智,使之信從天主所啟示的真理」,它主要的官能好似理智的動作,但在聖經中的信德更是一種心智的作用。我們在教會裡追求和建立的就是天主的國、天國。天國:聖經內的「天國」不是指示天主的居所,而在指明萬物對天主所有的服從的關係,及天主顯示其勢力和光榮的領域。所以這兩位大宗徒,最具體地接續傳承了教會團體,信德的堅定持守,與天國福音的傳揚。

 

  宗徒大事錄上記載著伯多祿從監獄中被天使拯救出來,他作證說:「現在我確實知道,是主救我脫離了黑落德的手。」瑪竇福音中耶穌要在伯多祿身上建立教會,祂對他說:「你是伯多祿,我要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你」;讀經二(弟茂德後書)保祿作證他持守了對耶穌的信仰,他說:「從今以後,正義的冠冕已為我準備好。」

 

  瑪竇福音中提到(瑪十六13~19)是耶穌立伯多祿為教會的磐石:耶穌先問門徒們,人子(默西亞)是誰?他問門徒們:「你們說我是誰?」伯多祿的回答:「祢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給了耶穌一個啟示!祂稱讚伯多祿是有福的!因為是天主的啟示,讓伯多祿做出一個耶穌是默西亞的宣告!同樣的在若望福音記載中,在山園祈禱被捕時耶穌也不斷地問人,「你們找誰?」(若十八4-10) 人們到底要找誰?是伯多祿帶領了整個天主子民去宣告:祢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所以耶穌也宣告伯多祿是磐石(教會的基石),祂要在伯多祿身上建立教會(陰間的門決不能戰勝的)。而祂還要把進入這個天國的門的鑰匙給伯多祿,凡他(教會)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同樣要被束縛;凡他在地上釋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釋放。也就是說教會擁有進入天國的鑰匙。教會有義務和權利建立天國,我們有幸在教會中活出天國。所以我們愛教宗,我們服從教宗的領導,就是最具體愛教會、愛天主的表現。

 

  我們必須要知道,教會的權威是服務眾人、服侍天主的權威。它不是俗世的君王、政治性或大財團的那種俗人的權威。它是來自於耶穌基督的命令。教會也許在這2000年的歷史中有許多人性的軟弱,但更大的一方面她保留著基督信仰最豐富的寶藏,縱然跌倒過,天主總是在教會在最危難的時刻興立更好的教宗帶領這個教會前行,也在各個時代中,出現許許多多的聖人聖女繼續為耶穌基督做見證。

 

  所以我們應該更默想到今天讀經二(弟後四6~8,17~18)保祿告訴弟茂德的兩件事:首先,保祿感到勝利在望,因為他為主作證(殉道)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他把他的信仰生活比喻做一場戰爭,而他(像一個軍人)打完了這一仗;和一場賽跑,他(像一個運動家)跑完到了終點。他相信天主(正義的審判者)已經把正義的冠冕(義人藉著因天主的恩寵所行的善功而必得的永生)準備好,要戴在他頭上了(他得到永生了)。不只要賞給他,也要賞給所有一切愛慕天主的人。接著保祿向弟茂德報告他在羅馬初次受審的情況,他說:雖然眾人都離開了他,他仍感覺天主在他左右,使他宣講的福音,讓一切外邦人都聽見了,而他也從獅子口中被拯救出來;其次,他相信天主要救他脫離各種兇惡,也要使他安全進入祂天上的國;最後他把光榮歸給上主,一直到無窮世之世!所以我們更加緬懷也佩服我們大家鍾愛的聖保祿,聖保祿用他的整個生命為耶穌殉道,因此他確信自己要得到永生,而那些愛慕耶穌顯現的人也要得到永生。

 

  總之,教會的權能和信德告訴我們,教會必會受到磨難、迫害和殉難,但天主會藉教會的懇切祈禱而拯救教會;教會是耶穌在伯多祿身上建立的,她要戰勝陰間的勢力(魔鬼)並有權利和義務建立天國,她有天國的鑰匙(可以釋放或束縛)。最後我們要效法保祿善用我們的生命為主作證(殉道),也就是善用天主給我們的恩寵去行善,以獲得永生。

 

〜和小春〜


  今天我們教會特別慶祝二位教會大聖人:聖伯多祿及聖保祿兩位宗徒的節日。這慶日的感恩經裡提到:『伯多祿率先明認對基督的信仰,並藉以色列的遺民,建立了初期的教會;保祿則清晰地宣講信仰的真義,被召喚作萬民的導師。如此,他們同受普世的尊敬,獲得同樣的冠冕。他們各以不同的方式,聚集了基督的教會,成為一家。』聖伯多祿和聖保祿,是羅馬教會的兩大柱石。伯多祿為宗徒之長,率先宣講了基督的信仰,又牧養主的整個羊群;保祿乃外邦人的宗徒(格前14:9),把福音傳遍萬邦。

 

  今天選讀的宗徒大事錄裡記載,黑落德已下手派人劍殺了若望的哥哥雅各伯。也命人將伯多祿加以拘捕。伯多祿就被看管在監獄裡,而教會也為他向天主懇切祈禱。這讓我想起教宗方濟各被選為伯多祿繼承人那晚,他一開始就要求我們為他祈禱,要我們整個天主子民為伯多祿這位繼承人祈禱。兩千年來教會的歷史許多的時刻就是在風雨飄搖中度過。伯多祿這個宗徒之長也曾說了:『現在,我實在知道:主派遣了他的天使,來救我脫免黑落德的手,及猶太人民所希望的事。』在每一個時刻,我們也同樣祈求天主派遣天使,保護教會,保護教宗。

 

  福音中提到,『主說:你是伯多祿(磐石);我要在這磐石上,建立我的教會;陰間的門,決不能戰勝她。(參閱瑪16:18)』對我們來說,這句話是一種宣告主耶穌基督要在這磐石上建立起自己的教會。當『耶穌對門徒說:你們說我是誰?西滿伯多祿回答說:你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是他伯多祿代表我們對耶穌基督宣認:『你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直到現在,我們的信仰因為這個伯多祿有了這樣一個確實的宣證,這信仰不是一種空洞幻想,隨人感受、喜好或感動而有的信仰,而是在這磐石上的教會,在現世裡因天主的啟示,為我們的信仰做明確的保證,教會保證了我們的信仰是真實的。

 

  在這個那麼強調”自我”的時代裡,現代人都不喜歡『權威』,但又不斷找尋權威,來打擊那我們認為要打倒的權威。人不斷打破權威,但其實又同時地豎立另一種自己喜好的權威,這樣是一個非常明顯的人治的團體,是屬人的想法,我們人類的歷史也幾乎都是在這樣的循環中前進。因為我們是人,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需要某種權威,政治就是如此,它是以人為標準的集團。但為我們信仰天主的人不只是如此,我們更是屬神的團體,教會是耶穌基督的身體,是耶穌基督親自建立在伯多祿這個磐石上的教會。祂給教會一種恩許:『我要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縛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縛;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釋放。』這是一種權威,是服務的權威,是為天主服務,也是為天主子民服務,更是要被允諾在世上做見證的權威。這屬神又屬人的教會也在歷史中當然也有著人性的軟弱,但她也是天主的教會,天主總是在那風雨飄搖中讓教會度過那黑暗的時刻,讓她的教會繼續做世界生命的燈塔,而在最前方高舉這燈塔的人就是這位「伯多祿」及他的繼位人們。

 

  以伯多祿為磐石的教會,耶穌基督賦予她的權威,還有更重要的一項是為福音服務的權威,要為廣傳福音服務。為福音做見證,福音就是耶穌基督,而教會是耶穌基督的身體,我們又都是這身體的肢體,所以我們都有份於這福音服務的權威。直行這項服務其實就是要讓你的生命劃向深處,在傳福音的同時,你也更認識你所傳的,你也不斷地因而獲得更豐富的生命,你不傳福音,表示你放棄的這項權威,你不覺得這權威會帶給你更走向圓滿的幸福,你不執行這服務的權威。這恩典也就會從你的指尖流過。

 

  教會最重要的福傳鬥士就是聖保祿。我們可以在保祿書信中感動於他的話:『我已被奠祭;我離世的時期,已經近了。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這是對自己的生命一種肯定與滿足的回應,也是對自己的信仰最忠實的見證。他也許破壞過教會,但悔改的力量使得他一生為這十字架的信仰而奮鬥,整個生命是為死而復活的耶穌做見證。當我們在生命的末了,我們也希望也同樣肯定地喊出這話: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

 

  信仰生活在個人的幅度中,我們也有許多人在教會生活中受了傷害,或許在團體或在堂區因我們人的軟弱互相指責、傷害,但這應讓我們為自己的信仰有更深刻地反省。不管如何,我不應為人為的軟弱使我的信仰失落,我是為主而活,我的生命是跟天主交賬,我活出傳福音的信仰生活,我同樣就跟聖保祿一樣獲得天主的支持。『主卻在我左右,堅固了我,使福音的宣講,藉著我而完成,使一切外邦人,都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中,被救了出來。”這是一個這麼深刻的保證。』

 

  聖保祿十字架的神學確實給了我們許多的安慰和保證,他確實是一位愛主愛人的人,他不斷地耳提面命地告訴我們要努力地宣講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也在教會內鼓勵及作證給每一位信仰基督的人,『從今以後,正義的冠冕,已為我預備好了,就是主、正義的審判者,到那一日,必要賞賜給我的;不但賞賜給我,而且也賞賜給一切愛慕他顯現的人。』

 

  感謝天主讓這兩位聖伯多祿和聖保祿成為教會的柱石,讓我們的教會繼續做生命的燈塔,真理的基石。願光榮歸於天主聖三,於無窮世之世!阿們。



----和小春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