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乙 年 常 年 期 管理員 - 主日福音 | 2017-10-18 | 點閱數: 505

乙年 常年期 第 28 主日

變賣一切跟隨我

谷十,17~30



宗教情愫與靈修

 

主內的兄弟姐妹:

 

  有一天,有一個人跑來問耶穌,他該做什麽才能承受永生(谷十 17 )。耶穌回答他說,為能承受永生就該遵守天主的誡命( 19 節)。那個人是個好人,從小就遵守了全部的誡命,奉公守法,所以他一直都得到天主的降福,生活也富裕。耶穌定睛看他,就喜愛了他。因此,耶穌進而邀請他做個成全的人,跟隨耶穌把心完全放在天主那裡( 21 節)。

 

  那個富人所渴望的是承受永生,耶穌卻召叫他步趨成全。永生還不能稱之為成全。隨後,耶穌向門徒們指明,人靠自己的力量永遠不可能達到成全。門徒們聽了對成全卻心存誤解,以為成全就是得救;於是他們問道,那麽誰還能得救呢?門徒們提出的是一個大問題。耶穌給他們的解釋不但沒有答覆他們的問題,反而顛覆了他們的信念,把他們從「宗教情愫」中喚醒過來,叫他們進入「靈修」。耶穌向他們解釋道:人的成全不由人自己決定;人的成全是天主對人的作為。「在人不可能,在天主卻不然;因為在天主,一切都是可能的」(谷十 27 )。

 

  在這點上,我們可以省思「宗教情愫」和「靈修」的區別。這兩者雖然相互關聯,但它們並不盡相同。虔誠的「宗教情愫」能為人開啟聖潔生活的幅度,但唯有天主自己能夠將人引入祂內,讓人真正體認和體驗到聖潔的天主。對於「宗教情愫」和「靈修」之分,細讀《聖詠》第十五篇或許會有所助益。這篇《聖詠》以問句開始:「上主,誰能在祢的帳幕里居住?上主,誰能在祢的聖山上安處?」在上主的帳幕裡與上主一同居住,在上主的聖山上與上主一同安處,就是真實體驗上主的「靈修」。《聖詠》接著悉數進入「靈修」的門道,列舉與上主同在的生活指標。這些生活指標都概括在「宗教情愫」裡面:「行為正直,作事公平,從自己心裡說誠實話;不信口非議危害兄弟,更不會對鄰里恃勢詆欺;對作惡犯罪的人睥睨,對敬畏天主的人重視;宣誓雖損己,亦不作廢;從不放債貪取重利,從不受賄傷害無罪;這樣行事,永定不移」(詠十五 2-5 )。

 

  簡而言之,「宗教情愫」是進入「靈修」的門道,但並不保證人能成功進入「靈修」。《聖詠》第十五篇的問句乍看來很相似那個富人向耶穌提出的詢問,但它們的出發點卻有很大的差別。《聖詠》作者的問句是誠心想要知道人如何才能與天主同在,他唯一的心願就是為了能夠與天主同在,並以此而心滿意足。那個富人想要知道的卻是如何能承受「永生」,意思是找到長生不死的方法;與天主同在、「跟隨耶穌」並非他的心之所願。不過,奇妙的是,《聖詠》作者提出的生活指標與那富人所遵循的誡命卻是完全一樣的;那富人從小就遵守了生活的誡命:「不殺人,不姦淫,不偷盜,不做假見證,不欺詐,常孝敬父母」(谷十 19 )。這兩個人都遵行同樣的生活門道;但他們的出發點有別,達到的目的也迥然不同。《聖詠》作者滿心歡喜地與上主同在,那富人卻因為不願跟隨上主耶穌而「面帶愁容,憂鬱地走了」(谷十 22 )。這實在是「宗教情愫」的弔詭。因此,門徒們不得不心存疑惑:「這樣,誰還能得救呢?」( 26 節)

 

  「宗教情愫」的範例有很多,例如:參加不同的信仰團體、培養不同的宗教文化、成為各別宗教的信徒。由於這些「宗教情愫」常存在著一些人為的規範和人的私慾,缺乏讓天主自由活動的空間和時間,因此並不保證能引領人到達天主,甚至於會導致人受困,令人感到厭煩,不再有新意。因此,不少人在感受到「宗教情愫」之後,也嚮往「靈修」;不過,他們不太理解何為「靈修」,一如那個前來詢問耶穌的富人那樣,所以只稱之為「承受永生」,或者如門徒們那樣,所以只求得救。

 

  那麽,「靈修」到底是什麽呢?我們知道「靈修」確實存在,但它以什麽形式存在呢?只有耶穌才最清楚。真正的「靈修」是無法被規劃的,真正的「靈修」其實只有一個,就是「捨棄一切,而跟隨耶穌」(谷十 21 , 28-30 ),讓耶穌主導一切,讓天主親自幫助我們全然溫順地接受聖神的引領:叫「瞎子看見,瘸子行走,癩病人獲得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苦人得到喜訊」(瑪十一 5 ;參閱:路七 20 )。由此可見,「靈修」不是追尋個人的安逸或隱世修行,也不是抽象的永生或得救的概念。「靈修」實際上就是喜樂地「跟隨耶穌」,與主同在、同行、同住。

 

  在這主日的第一篇讀經中,這位《智慧書》作者把「靈修」稱為「智慧」。我們先前已說過,「靈修」不由得人規劃,《智慧書》作者也說「智慧」是一份天主的恩賜,並不由人掌控,只在祈求中才能獲得。他自己說了:「我知道,天主若不將智慧賜給我,我不會獲得她」(智八 21 )。那麽,他又怎樣看待他所獲得的「智慧」呢?他把「智慧」看成比什麽都寶貴,比什麽都重要。為了「智慧」,他可以不要王權和王位,也可以不要榮華和富貴。為了「智慧」,他甚至可以不要健康和美麗。

 

  從他獲得「智慧」的過程來看,這「智慧」實在就是天主的特質,是天主自己;因為沒有任何的受造物可以成為如此討人喜愛的對象。「智慧」也不是一個人可以擁為己有的東西,而是對無限可能的天主全心信賴的行動。「智慧」不是一個靜態的心曠神怡的狀態,而是積極地順從天主的旨意。實際上,「智慧」在此就是「靈修」。

 

  在教會隱修傳統發展開來後,尤其是在中世紀,不少聖人們都在隱修刻苦的意義上理解耶穌的召叫,捨棄了一切跟隨耶穌,例如:聖本篤、聖道明、聖方濟各等等。我們現代的人也受到隱修傳統的影響,認為出世苦修總要比入世生活更好。但是,耶穌自己並不在曠野中生活,而是在城鎮中生活。在耶穌的時代,「跟隨耶穌」指的就是做耶穌的門徒,要求人選擇耶穌超過世上任何的財富,完全自由、且義無反顧地與耶穌一起生活,一起從事天主的事業。這是一個需要勇氣和毅力的跟隨,一個遠遠超越只遵守法律的要求。這是一個邀請人放下柔軟舒適的生活,而選擇堅強健壯的「靈修」。

 

  我們現在知道了,「靈修」使我們成為跟隨耶穌的強者,使我們有勇氣和毅力跟隨耶穌,甚至面對迫害;但我們也全然自知,我們確實無法靠自己進入「靈修」。因此,讓我們謙卑地向天主祈求「智慧」,以信心把自己完全地交託在天主的手中;讓我們祈求耶穌也定睛看我們,也喜愛我們,並仁慈地賜給我們作出選擇跟隨耶穌的力量。阿們。

 

~ 張德福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