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乙 年 常 年 期 管理員 - 主日福音 | 2017-10-18 | 點閱數: 781

乙年 常年期 第 21 主日

惟祢有永生的話

若六,60~69



因祂而蒙天父恩賜永生

 

主內的兄弟姐妹:

 

  耶穌說了很生硬又令人困惑的話。祂說:「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祂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也要因我而生活」(若六 51-57 )。許多耶穌的門徒聽了也無法接受,他們彼此說:「這話生硬,有誰能聽得進去呢?」

 

  然而,這話為什麽生硬,又生硬到什麽程度呢?對猶太信徒而言,這話實在難以消受,太生硬了,生硬到不只震動而且似乎還坍毀了整個猶太信仰的基礎。猶太人的信仰堅稱,是天主從天上賜給子民每天的食糧,使他們得以生活到永遠(參閱:出十六 4 ;若六 31 )。耶穌卻把這信仰的對象指向自己說,每天的食糧並不足以讓人生活到永遠(參閱:若六 48-50 );祂才是真正從天上降下來的生活的食糧,只有吃祂的肉並喝祂的血,人才能因祂而生活直到永遠。耶穌毫不委婉地要求人們對祂作出信德的抉擇!

 

  有許多本已跟隨耶穌的門徒,由於無法超越猶太信仰傳統的框框,就離開了耶穌,不再同祂往來。耶穌尊重他們的自由,不但不收回祂「生硬的話」,因為那是「屬神、且帶給人生命的話」(若六 63 ),反而更堅決地聲明祂真是天主子,從天主那裡來的聖者,將來必要升到祂原來所在的地方去。到此地步,耶穌越發情緒激昂,不能自已,所以緊接著說,「我早對你們說過:除非蒙父恩賜的,誰也不能到我這裡來」;意思是,「邀請已發出,不來白不來,錯失恩賜的是你們自己,怨不得誰」。然後,耶穌轉面注視與祂最親密的十二位核心門徒,挑戰他們說:「難道你們也願走嗎?」伯多祿的答覆是教會的信仰宣誓:「主!唯祢有永生的話,我們還去投奔誰呢?我們已相信,而且已知道祢是天主的聖者。」可是,耶穌聽了仍然答道:「我不是揀選了你們十二位嗎?你們中卻有一個是魔鬼」 。聖史若望告訴我們,耶穌是指猶達斯說的;因為就是這人,十二位中的一個,將要出賣耶穌。(若六 60-71 )

 

  信德確實是天主的恩賜,但恩賜必須被接納才能擁有。恩賜的價值在於被珍惜,假若不予以珍惜和呵護,再大的價值也等於零。我們不說那些離開了耶穌的人,他們已作了自己的抉擇。然而,即使相信耶穌並接受了耶穌「生硬的話」的門徒當中,也有人會出賣耶穌。這致使我們不得不問,我們到底是如何看待我們的信仰的呢?我們的信仰足夠純淨,能讓我們藉著信德而生活,常感受到天主的臨在嗎?

 

  「使人生活的是神,肉一無所用;我給你們所講論的話,就是神,就是生命」(若六 63 )。我們實在必須以心神來驗證我們的信仰,否則信仰的組織和機構最終必將凍結天主真實的臨在,導致我們受困於信仰的教義,盲從禮儀的規範。那麽,在我們的信仰中,有什麽是我們應該去除的呢?什麽又是我們應該堅持的呢?我們怎能確定我們所堅持的是真正的希望,而非虛假的希望呢?

 

  這些都是我們必鬚麵對的問題,耶穌現場的聽眾和門徒們也同樣得面對這些問題,而答案就是耶穌自己的話。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怎能知道這不會又把我們帶入各種猜疑或教條主義呢?更具體地說,我們該堅信的是那一個耶穌呢?是牧師、神父、主教給我們講解的耶穌?是教會教理闡明的耶穌?是我們在避靜中經驗到的耶穌?有時,某些教會團體所宣講的耶穌比我們自己的教會團體所傳揚的耶穌更加吸引人,他們去除了耶穌「生硬的話」好讓人更容易地予以接受,而他們的團體又有更多的溫情、更多的熱鬧和更多的會眾,那麽我們就該信從他們所相信的耶穌嗎?這些還是我們必鬚麵對的問題,而答案仍舊是耶穌自己的話,以耶穌的話來質問我們對耶穌的信德。

 

  總的來說,聖史若望告訴我們,耶穌的話在此有兩個最基本的重點。第一個重點,耶穌說:「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生活的食糧。」這話表明,天上已降到了人間,天上已不再遙不可及。天國的種子已撒在人心,若人守護這種子,予以細心照料,它將成長茁壯,讓人在它的庇蔭下得到保護。然而,人心不古,世道淪亡;人心世道已遙遙地遠離了天主,以致再也無法接納祂,無法讓祂成為生活的一部分。這是人的現實處境。唯一的解救辦法是天主自己成為人,並使這人有能力看見和活出天國的臨在。這人就是耶穌。耶穌是唯一蒙天父恩賜的人,因此我們都得接受耶穌,接納祂為我們的全然自我奉獻,並因祂而蒙天父恩賜。

 

 第二個重點是伯多祿代表整個宗徒教會的信德宣誓:「主!唯祢有永生的話。我們已相信,而且已知道祢是天主的聖者。」在此,伯多祿以整個宗徒教會之名,用兩句話表明他們的信德:一、耶穌「生硬的話」是永生的話;二、耶穌是天主的聖者默西亞。前者使用表範圍的副詞說明只有耶穌一人有永生的話;除了耶穌,別無他人。後者使用兩個完成式的動詞表明宗徒們已經相信了,也已經知道了耶穌是天主的聖者;他們先相信,而後知道。

 

  伯多祿的信德宣誓絕對不是偶然的有感而發,其背後有著一個很清楚的個人歷史;那是他相信耶穌的緣起和歷程,含有個人和團體見證的幅度。聖史在《若望福音》中給我們敘述,洗者若翰在約旦河對岸的伯達尼為耶穌作證。他看見耶穌走過那裡,便告訴他的兩個門徒說,耶穌是天主的羔羊,意思是天主欣然接受的祭獻(若一 36 )。其中一個門徒是安德肋,他隨後去找他的弟兄西滿,並告訴西滿說他們找到了默西亞。西滿信了,就跟安德肋去見耶穌;耶穌見到他後,給他改名叫伯多祿(若一 40-42 )。現在,在這信仰抉擇的關鍵時刻,伯多祿重新找回他當初對耶穌的信德,並向耶穌表明他自己所證實的對耶穌的認識:耶穌是天主的聖者,意思是,天主真實地臨在耶穌身上。

 

  天國的現實已臨在於我們的心神。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像伯多祿那樣,在信德中證實耶穌是天主的聖者;祂要引領我們面對面會見我們目前只能模糊看見,悄聲聽見的天父。祈求聖神教導我們珍惜和呵護信德,接納耶穌為我們的全然自我奉獻,並因祂而蒙天父恩賜永生。阿們。

 

~ 張德福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