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乙 年 降 臨 期 管理員 - 主日福音 | 2017-10-18 | 點閱數: 646

乙年 將臨期 第 1 主日

你們要醒寤

谷一三,33~37



記憶和等待救主耶穌到來

主內的兄弟姐妹:

 

  普世教會在這主日開始新的禮儀年,籲請我們更新自己,積極準備慶祝救主耶穌誕生的節日,同時也警醒準備迎接祂光榮的再次來臨。祂曾在白冷城卑微的人類境況中誕生,祂還要光榮地與眾天使一同降來,但無論是出生卑微的耶穌或是光榮降來的耶穌仍是同一位耶穌,無限愛我們的耶穌。祂是我們信德的憑藉,也是我們希望的對象;因此,我們只須對祂忠誠信實,不必害怕!

 

  在這禮儀年的將臨期,我們要聆聽和默想四篇福音。這主日的福音勉勵我們要醒寤守望耶穌這個生活目標,全神專注於耶穌這個生命方向。接下來的兩個主日,我們要用心留意洗者若翰的「曠野呼聲」。他向我們宣講悔改的洗禮,使我們轉向天主;他也向我們作證耶穌將帶給我們聖神的洗禮,使我們領受天主滿盈的恩寵。將臨期最後一個主日,我們要注視真正滿盈天主恩寵的人——聖母瑪利亞和大聖若瑟;他們是最親近耶穌的人,是他們最先勇敢和謙卑地接納聖神的引領,讓聖神在他們的生命中施展作為。我們所有人都因他們的勇氣,而得以享受天主恩寵在他們身上結出的果實。

 

  將臨期實在是一個記憶與等待的時期,在記憶中重溫耶穌的事蹟,在等待中盼望耶穌的絕妙作為,並把這記憶和等待化為此時此刻警醒生活的力量。珍惜記憶的人是有情義的人,有根基,忠信;懂得等待的人是有希望的人,能吃苦,踏實。這兩個素質正是基督徒的品格和德行,至少是福音教導我們的品格和德行。在這主日的福音中,這教導尤為粲然顯著。

 

  主日福音事實上記載了耶穌的兩個比喻,聖史馬爾谷把它們縮短並歸納為一個。第一個比喻是:「正如一個遠行的人,離開自己的家時,把權柄交給自己的僕人,每人有每人的工作;又囑咐看門的須要醒寤」(谷十三 34 )。這個比喻所強調的是忠信。第二個比喻是:「所以,你們要醒寤,因為你們不知道,家主什麼時候回來:或許傍晚,或許夜半,或許雞叫時,或許清晨」( 35 節)。這裡所強調的是警醒、踏實的態度,不可心存僥倖。

 

  明顯地,把財產交給僕人代管而去遠行的人( 34 節)和晚間要回來的家主( 35 節)並不是同一個人。去遠行的人通常不會突然間,事先毫無通報下在晚間回來。晚間要回來的家主只是去參加婚宴;他肯定會在晚間回來,只是不知道確切的時間而已。這兩個比喻在《瑪竇福音》和《路加福音》分別有更詳細的敘述(第一個比喻:瑪廿五 14-30「塔冷通的比喻」;第二個比喻:路十二 36-38「醒寤的勸言」)。

 

  第一個比喻所強調的是忠信,一如《瑪竇福音》中塔冷通的比喻那樣(瑪廿五 14-30 ),忠信在此不是一種情感或善意,而是一種實際的行動和努力。忠信是當主人不在家時仍忠於職守,自發自動且盡心盡力地執行受委託的任務。這忠信將按各人的才能取得相稱的成果,也就是雙倍的盈利。主人回來時,看到這些忠信的僕人,必要獎賞他們遠超過他們所能想像的報酬。主人將使他們成為家庭中自由和永久的成員,不再稱他們為僕人。讓我們記住,這是一個「末世的比喻」,主耶穌還沒回來,所以現在正是我們忠信生活的時機。現在忠信,將來必獲得獎賞。這獎賞「就是主,正義的審判者,到那一日必要賞給我們的正義的冠冕」(弟後四 8 )。

 

  至於第二個比喻,聖史路加給我們作了更詳細的解釋(路十二 36-38 )。主人去參加婚宴,他會在晚間回來。當他回到家時,他希望看到僕人們還在醒寤等待他歸來;他一敲門,立刻就給他開門。這些醒寤的僕人是有福的,因為主人要與他們分享他在婚宴中獲得的喜樂,具體的喜樂,也就是他特別為他們帶回的一些禮物和「祝福」。換句話說,即使在宴席中,主人還是惦記著他的僕人,心裡總是想著與他們一同喜樂。因此,主人要請他們坐席,束上腰,親自伺候他們。不過,主人親自伺候僕人?這不可思議,不合邏輯!耶穌也說過:「僕人做了吩咐的一切,仍然要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我們不過做了我們應做的事。』主人豈要向他們道謝?」(路十七 9-10 )。主人只會親自伺候他的家人子女。因此,合邏輯的理解是:聖史路加以此告訴我們,主人現在已經把醒寤等待的僕人當成家人看待了。他們現在已不再是僕人,而是主人的家人了。這真是莫大的喜訊,而且這喜訊是為眾人的!耶穌不只向我們宣布這個喜訊,也對眾人說:「你們要醒寤!」(谷十三 37 )。只要醒寤等待,人人都能成為天主的家人;那麼,我們又怎能因貪睡而錯失這最大的福氣呢?

 

  讓我們再回來看看生命的「記憶與等待」。在主日福音的比喻中,雖然《馬爾谷福音》比較簡短,但它卻有一些比較細膩的敘述。只有聖史馬爾谷給我們詳述四個等待家主回來的時辰:「或許傍晚,或許夜半,或許雞叫時,或許清晨」(谷十三 35 )。這四個時辰其實也是記憶主耶穌受難前的時辰。在耶穌受難前夕:到了晚上,祂同十二宗徒共進逾越節晚餐(谷十四 17 );然後,在夜半,人們逮捕了耶穌,把祂帶到大司祭那裡,控告祂( 53 節) ;之後,在雞叫時,伯多祿第三次否認了耶穌( 72 節);最後,一到清晨,耶穌被解送給比拉多那裡,並被判釘死在十字架上(十五 1 ) 。

 

  因此,這四個時辰是等待的時辰,同時也是記憶的時辰。它們叫我們明認,我們所記憶的和所等待的是同一位耶穌。如此一來,記憶不會成為過去,而等待就在當下。記憶不會帶來悲傷,因為耶穌已復活;等待也不會落空,因為耶穌必再回來。這正是將臨期的意義,記憶和等待救主耶穌的到來。讓我們祈求主耶穌恩賜我們忠誠信實的記憶,使我們以滿懷感激和希望之情醒寤等待祂。阿們。

 

~ 張德福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