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丙 年 常 年 期 管理員 - 主日福音 | 2017-10-19 | 人氣:92

丙年 常年期 第10主日

青年人 起來罷

路七,11~17



天主時刻眷顧我們

主內的兄弟姊妹:

 

  這主日,教會提醒我們要過真實的日常生活,不要以虛幻的臆想來逃避現實,卻要以信德而生活。日常的生活中總會有痛苦,有時更是痛苦上加悲傷。然而,痛苦並非最後的結局,天主必定不會讓我們在痛苦中自生自滅,棄我們於不顧。天主樂意讓我們在痛苦中看見祂的慈顏,感受到祂與我們同在,不只是精神上的同在,更是親身的同在。天主還要我們透過日常生活上大大小小的痛苦來傳揚祂的恩寵。

 

  這主日的第一篇讀經和福音各給我們敘述了一則悲哀淒涼的故事;前者關於匝爾法特的一個寡婦,後者關於納因城的另一個寡婦。故事的時間、地點和情節雖然不同,但都是生活中真實的痛苦;她們兩人已嘗盡了喪夫之痛,現在又得哀悼獨生子的死亡。匝爾法特的那個寡婦還能申訴和呼求,而納因城的那位寡婦卻只能默默地哭泣。她們兩人給我們展示了人在面對痛苦時不同的自然反應,但都是真實的反應。

 

  匝爾法特的那個寡婦能夠申訴和呼求,因為她有理由覺得生活對她不公平,連天主也判她的罪,以懲罰來回報她的慷慨。她殷勤地款待了厄里亞先知,與厄里亞分享了她僅有的一點點食物。她曾在絕望下等死,但厄里亞先知給了她希望,讓她相信:「直到上主使雨落在地上的那一天,缸裡的面,決不會用完;罐裡的油,也決不會缺少」(列上十七14)。缸裡的面確實沒有用完,罐裡的油也沒有缺少,但這些面和油存留多少已不再重要,因為她的獨生子病死了。她之前還能坦然地等死,因為在那個飢荒的時期,人人都在等死;她並不覺得自己特別淒慘。現在她卻陷入了更大的絕望:那是有了希望之後的絕望,從高空跌入谷底的絕望。

 

  然而,天主不願人絕望;天主也不願人喪亡。天主是忠實的,天主必定不會對信賴祂的人棄而不顧。在人極度的痛苦中,天主必會展示祂至大的能力。死亡絕不能勝過生活的天主。天主俯聽悲慟者的哀號,天主是痛苦者的慰藉。天主果然使「生命又回到那孩子身上,孩子就又活了」(列上十七22)。因此,那個寡婦可以同信靠天主的人一起讚揚天主說:「上主,我稱揚祢,因為祢救拔了我,祢也沒有使我的仇敵向我自誇。上主,祢由陰府中把我救出,又使我安全復生,免降幽谷。祢把我的哀痛,給我變成了舞蹈,脫去了我的苦衣給我披上喜樂;為此,我的心靈歌頌祢,永不止息;上主,我的天主,我要永遠稱謝祢!」(詠卅2-4,12-13)

 

  納因城的另一個寡婦的故事更令人心酸,卻是最常見、也是最普遍的痛苦。多少人像這位寡婦那樣,只能默默地哭泣自己的哀傷,說不出一句話。這位寡婦無名無姓,我們完全不知道她的生活背景,絲毫不認識她。但是,這位無名無姓又無聲的陌生寡婦卻凸顯了她作為弱小無助、受災受挫者的代表。耶穌正是為了這些人而來到這世界。

 

  耶穌除了「對她動了憐憫的心」之外(路七13),沒有任何需要幫助她的理由。耶穌不認識她,也沒有任何人請求耶穌幫助她。耶穌的「憐憫」在此很值得我們注意。這是《路加福音》唯一直接提到耶穌「動了憐憫之心」的地方。不過,聖史路加卻用了另外兩個比喻來解釋耶穌的憐憫之心。第一個是慈善的撒瑪黎雅人(路十25-37),另一個是蕩子的比喻(路十五11-32)。這兩個比喻中的憐憫都是主動式的憐憫,也就是自發性的憐憫,無來由且莫名的憐憫,「一看見就動了憐憫的心」(路十33;路十五20)。這種憐憫無需理由,也不求回報。

 

  這實在就是天主的憐憫,表現出天主對待病人、窮人和弱小者的柔情和愛憐。我們在舊約中已聽過天主這樣說:「我幾時恐嚇他,反倒更顧念他;對他我五內感動,不得不大施愛憐」(耶卅二20)。而從信徒的口中,我們又聽到這樣的話:「上主富於仁慈寬恕,極其慈悲;就如父親怎樣憐愛自己的兒女們,上主也怎樣憐愛敬畏自己的人們。」(詠一○三8,13)

 

  耶穌一看見這個陌生寡婦,就自主地踏步上前,對她說:「不要哭了!」(路七13)。然後,耶穌把活生生的孩子交還給她。她帶著孩子走了,仍不說一句話。她仍然是一位無名又無聲的陌生寡婦。其實,這個憐憫的奇蹟是一個徵兆。焦點不在於這位寡婦,而是眾人因這奇蹟所產生的敬畏,並光榮天主說:「在我們中間興起了一位大先知,天主眷顧了祂自己的百姓」(路七16)。「敬畏」並非恐懼,而是在天主顯現光榮前無法言喻的讚嘆,對天主惠然眷顧祂弱小的子民不免感慨萬千。這奇蹟的徵兆同時標示和實現了:「上主眷顧救贖了自己的民族,並在自己的僕人達味家中,為我們興起了大能的救主,恩賜我們從敵人手中被救出以後,無恐無懼。這是出於我們天主的慈懷,使旭日由高天向我們照耀,為光照那坐在黑暗和死影中的人,並指引我們的腳步,走向和平的道路。」(路一68-79)

 

  耶穌以一句話:「起來罷!」就叫那孩子重獲生命(路七14),耶穌也以同樣的一句話叫我們成為「復活之子,也就是天主之子」(路廿36),因為祂自己「就是複活,就是生命」(若十一25)。從此,這來自耶穌的救恩不再有任何的局限,不受任何地界和時空的限制。這救恩充滿復活的力量,不只在於今生,更延續到永恆,連死亡也不能抑制它。

 

  保祿親身蒙受了這來自耶穌基督的救恩。因此,他可以肯定自己是基督特選的宗徒,信心十足地作證說:「天主從我在母胎中的時候,就選拔了我,並以恩寵召叫了我;祂樂意將祂的聖子啟示給我,叫我在外邦人中傳揚祂」(迦一15-16)。其實,我們人人也都蒙受了與保祿同樣的救恩,讓我們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以我們生活上大大小小的痛苦傳揚天主的恩寵。阿們。

 

~ 張德福神父~